転洐

不专业写手,
小学生笔文,
万年随缘写的小/透/明。特透的那种
笔文不怎么样。
主全职/恋与/pot
请多指教

【喻文州x你】钢琴与小提琴的完美契合(上)

        PS:
随风而来的灵感,和随风逝去的笔文
         私设一大堆,人设ooc,分界线上面那一段来着度娘,有改动

《D大调卡农》的钢琴与小提琴合奏版…
表达的是一个声部的曲调自始至终追逐着另一声部,直到最后……最后的一个小结,最后的一个和弦,它们会融合在一起,永不分离。缠绵极至的音乐,就像两个人生死追随一样。人生,即使是在平淡而单调的重复中,生命的和弦却奏出永恒的迷人曲调。虽然日复一日近乎规律性的重复,过着少起波澜的沉闷生活,但与他人的情感和心灵交会也能谱写出毫不单调的幸福人生。
——————————————————————

  你坐在电脑前跟喻文州聊天,耳机里播放的便是这首曲子。你告诉他;“这首曲子很著名,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愣了一下,像是被雷击中一样,心跳都停止了。帕切贝尔,他怎么可以写出这样的曲子呢? 快乐和悲伤都被他勾出来了,以后还怎么把别的歌听下去啊”

  喻文州被这个形容逗笑了,他说:“的确是很好听的曲子。”

  你和他都喜欢用不二情书体,将聊天记录一句接一句地排下来,像是在写一篇小说一样。

  你们一个在北,一个在南。
     
        喻文州19岁了,而你已经高三了,比他小两岁。
     

    他问:“高三忙不忙?”
“还好。”
“大学打算考去哪里呢?”
“当然是北京的b大。不过,还不一定考得上。”

  喻文州抬起头来,他书桌前边的摆着一张巨大的中国地图。他用红笔在“北京”旁边画了一个实心的圆,表示那是她在的地方。

  你18岁生日那天,收到了喻文州寄来的礼物。

一只双色布偶猫,被装在一个有透气孔的盒子里空运过来,只有二十厘米那么大,也能够抓在手上。

你不懂宠物,却也知道这只布偶猫价值不菲。长途劳累,这只布偶猫显得十分精疲力倦,你拿着些吃的喂它,身边的同学们都围着这只布偶猫,纷纷问你是谁送的礼物。

  你很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是网友,就跟他们说是表哥送的,他们听到这个回答后,都露出了可惜的表情,没多久人就全部散完了

【双花】三天陌生人

    双花短篇
随风而来的灵感,和随风逝去的笔文
         私设一大堆,人设ooc

     

张佳乐早晨在睡梦中惊醒,眼前一片灰暗,以为天还没亮。从床上起来,呆坐了一会儿,看向闹钟:七点五十五分。瞬间清醒了。
      洗了把脸,跑着冲出家门,冲出楼栋大门。发现正在下雨。‘如果现在上去拿伞,肯定是要迟到的。’张佳乐心里想着。就干脆地跑进雨里向电车站台跑去。
      跑到站台附近时,电车已经开了,他只好停下来等下一班车。
      雨在这时突然下大了,张佳乐因为没带伞,只好站在路边…
     突然,张佳乐头上出现了一把伞。他扭头一看,是一张好看的脸庞。想让自己正顶着被雨淋湿的头发,一副狼狈的样子,他迅速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了声谢谢。
      但他还是忍不住抬起头用余光瞄他—那个不认识的陌生人。
      他们就这样走到了电车站台里。
       张佳乐说:“那个…我到了,谢谢你。”
       陌生人对张佳乐笑了笑说:“下次别忘了带伞,还有…你发色挺好看的…”
        张佳乐愣了下,直到站台后,他才回过神来,连忙在人群中寻找那个陌生人的身影。

        在站台的不远处,他穿着中长款的纯黑色的呢子大衣外套,带着黑色围巾,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张佳乐跟着人群挤上车,车内一如既往的拥挤,但他的脸色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生无可恋。

         第二天
张佳乐早早地起了床,认真的给自己整理形象,使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气色,他感觉自己可以十分大方的站在他身边了。特意提前了几分钟,生怕错过他,张佳乐故意错过了好几次绿灯,期待着那个陌生人的身影。
         终于在第八次绿灯亮起的时候,那个陌生人终于出现了,张佳乐特地往他的身边走了走。可那个陌生人的注意力全然放到了电话的内容里。没注意张佳乐,这一次是他等的车先来了。

        第三天
张佳乐开始对每天两点一线的生活有了期待,他决定在今天跟那个陌生人打招呼。
到了站台,张佳乐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正当张佳乐准备开口时,那个陌生人扭头看着张佳乐对他说:“早啊”
那语气,像是在和一个认识了很久的人打招呼。
张佳乐笑了笑回了他声:早上好
张佳乐又站在站台里偷看同样在等车的那个陌生人:与别人的焦急不同,他一脸淡定,就像他不是同他们一起等车的一样,在张佳乐眼里,那个陌生人从里到外,都与不同。
在张佳乐和他等的车到了的时候,他将一个纸条塞到了张佳乐的手里。对张佳乐说:“上班去吧”然后就转头走了。
张佳乐握着那张纸条,感受十分新奇。
在车上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那个纸条,上面就简单的写着微信和一串数字。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就马上加了他。

到了晚上,张佳乐收到那个陌生人的回复
——你好,我是孙哲平
张佳乐看着手机笑了,人长的好就算了,连名字都怪好听的
——你好,我是张佳乐

【黄少天x你】情书事件(上)


    看了看自己写的破烂文和大佬们写的文
        我知道自己为什么是小透明了
    不出意外的话还有一篇后续,应该
    私设,ooc一大堆

        最开始,你们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交集

  你是全年级最拔尖的学生之一。
虽然沉默寡言,但却具备所有好学生的素质。老师和同学都喜欢你。
         只不过你,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黄少天热衷于网络游戏,话很多,跟谁都玩得挺好的,虽然成绩排在年级中下,但这并不重要

  班上的人差不多都跟他混得很熟了,只有你一个人是例外,除了必要的交作业、大扫除等事情,你重来没和他说过一句多余的话。

  你们班的个子普遍都不高,最高的一个男生只有一米七九,黄少天一米七上下的个子,坐在倒数第二排,你的个子比他矮了一点,坐在他前面。
        高中过了一年多,你甚至连黄少天的样子都记不清楚,只知道班上有这么个人,成绩中上,特别活泼。
        但是你的确是羡慕他的,你就不能像他那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经常跟黄少天一起玩的某一个你叫不出名字的男生找到了你,你的生活才开始有变化。
         他笑嘻嘻的递给你一封信然后对你说:“这是黄少让我交给你的情书哦”

  你愣住了,这怎么可能,太荒唐了。

         他一把把情书塞给你边跑远边对你说:“xxx你拆开来看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对了,真的不是大冒险啊”
       你愣愣的看着手上的情书…思考了片刻,还是决定拆开它
  信封里面是一张淡蓝色的信纸,信纸上面是被写得歪歪扭扭的字迹,但是却写满了黄少天对你的喜欢。语言特别真挚,真挚的找不出任何一处毛病
        可是,你的脑子里想的第一件事不是你该不该答应他,而是在想:那个帮黄少天递情书的人是不是给错人了?

【孙哲平生贺】你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顺水摸篇垃圾文,有私设,有ooc,tag是乱打的

那是你读高一的时候,他高你一个年级。当时他是学校的名人,为人直来直往,毫不避讳,但是又颇有人缘。而你……在这群人之间显得毫无特色 ,就是个小透明。哦,对了!他打游戏也特别厉害
  
在某天晚上,他把你约出来,说是有事找你,要跟你好好谈谈。你和他沿着小路走了很久,然后才在一个亭子里的石桌旁坐了下来。
你问他找你有什么事,他清了清喉咙,一本正经地对你说:“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相处,我发觉你呢…是一个挺可爱的女孩,然后我应该也给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你满腹疑团地看着他在月光照射下的脸庞,默默等待着他下文。
  
“所以我今天打算在这里对你说一句话……”
  
你感觉你的脸开始慢慢烧起来,连忙将自己的目光从他的脸上挪开。眼睛极不自然地东张西望。
相信有些情窦初开的女孩子在这种时间,这种地点听到这段话,都会有和你一样的心情,忐忑不安中包含着些许期待。
  
在你的极度不安窘迫中,他坦然自若地说:“那就是——请你每天帮我带早餐!”
  你猛地抬起头来,正看到他因忍住笑而有点涨红的脸,以及那包含着戏谑情绪的眼睛。
一想到自己的窘态被他尽收眼底,就忍不住火冒三丈,猛的站起来冲他就挥一拳,而他在你挥手的同时,敏捷地向后退了一步后,大笑出声。
 “哼!有时间也不帮你带。而且你又不是没钱也不是没时间”你恼凶成怒,转身就走。
  
“喂喂喂,我不过是给你开个玩笑,别那么小气啊”
  
你低头想了想确实是自己先乱想犯傻,也忍不住笑了,不愉快的情绪顿时不知道飘哪去了。
  
你真的每天给他带早餐,虽然不知道他是不是都吃了,但是你们的关系真如他所说的那样更进了一步,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他辍学去打电竞的时候,说实话你挺难过的,而他只是特别洒脱地握了握你的手后塞给你一张字条就走了。

你低头看了看字条,上面是他的电话号码
  
之后你们就通过电话联系,他给你讲比赛里的有趣的事和一些日常,而你有时也将自己不开心的事说给他听,每次他总能让你开怀大笑一场。不知不觉中,你越来越期盼听到他的声音,并且偷偷的在背后了解他,支持他,默默地看他每一场比赛,你惊讶的发现了一个无可奈何的事实:你喜欢上他了。
对,那时候你喜欢上了他,喜欢上了那个借了你的钱不还的孙哲平,那个被称做荣耀第一狂剑的人

                        大孙!生日快乐啊
                            七夕快乐啊

【黄少天x你】有可思议,这都是我们的缘分。

                祝黄少天十八岁生日快乐!
(有私设,有ooc,结尾这种东西可能会存在,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系列)

    你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在你闺蜜口中听到黄少天这个人的名字,你认识他不是因为自家闺蜜的安利,而是因为…你跟他做过两年的同学。
    对…没错……同学,但是你已经很久都没有跟他来往过了…而且你也不怎么关注电竞圈。
    闺蜜是个20出头的女孩子,是计算机系的,特别沉迷于游戏,比如说现在很火爆的一款游戏——荣耀。
    自家闺蜜在里面玩的是剑客,她因为觉得玩剑客的黄少天和玩术士的喻文州特别好看而且操作特别棒,因此粉上了蓝雨。

     而你呢…是美术专业的,在插画圈里混了两三年了,算得上小有名气吧…粉丝算不上多,也说不上少吧,还加入了一个工作室。

    心情好的时候就接几单,画几张海报,某本小说的封面或者其他的,有时还因为心情不错而一时兴起去回复几个粉丝。

    今天因为帮某篇著名的小说绘制完了封面和几张插画,拿到了一笔可观的工资。
    虽然不是第一次拿到工资了,但是为了纪念第一次为这种小说画封面图和插图,你还是特别开心,决定去买点好吃的犒劳一下自己,顺便把之前纯手绘的海报发出去。
     然而,你没想到的是,把图片发出去后,你的生活开始了—不一样的变化……
     把甜品带回家里后…你随意的把刚买回来的提拉米苏,芒果班戟,红丝绒戚风蛋糕还有一大杯芒果椰浆西米露摆在桌子上,开了客厅的空调,然后准备走进房间把手提电脑拿了出来。
       这时你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眼备注,就摁下接听键,一脸懵逼的听完电话那头的人细(luo)细(li)道(ba)来(suo),脑子里自动总结出了重点:有人指定你,让你来给他们画海报,工资面谈。
你应了一声,接下了这一份单子,瞟了眼备注——七个人…
       你一手撑着头,一边捞过手边的芒果椰浆西米露,狠狠地吸了一大口,盯着电脑前的这份单,莫名感到有些苦恼,心里想:这不是工作翻倍啊…这压根就是工作翻倍再翻倍啊……欲哭无泪
      这时,你的手机收到短信了,啊…是叫你下午两点去面谈啊…你瞟了眼地址…
       沃艹……这不是你刚刚才去过的甜品店附近的咖啡厅吗…在这种地方谈这种事…真的大丈夫?
      你还是准备去,毕竟…这单子好像还挺有意思的。
      换好衣服,化了点妆,顺手将背包拿过来,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了,出门!

       到了约定的地点,走了进去,嗯,很好,还没到时间。
      你在咖啡厅门口隔着透明玻璃瞄了一眼,看到了可能是指定要你画海报的那人…哦,不…是那 些 人 。
      你走进咖啡厅,就在快要走到包厢的时候, 你在包厢附近看到了个熟悉的身影在和别人争辩着什么……
       正当你再回想在哪见过他时……
       他的视线正巧在四周晃悠,看见你时,表情空白了一瞬,沉默的走到你面前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你一会后对你说:“我靠…居然真的是你啊…xxx你怎么会来这里啊,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话说xxx你还记得我吗?”
“你是…黄少天?”你看了他一眼,仔细回想
“没错!就是本剑圣!对了,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为什么会来这里?”他在你回答完他的一个问题后,找准机会应声后又继续问
“来跟人面谈工资的事”你下意识的回答了他
“面谈?要来给我们画海报的不会就是你吧!如果是的话…”这真的是缘分啊  他用大拇指和食指掐着下巴,思考了一下后惊讶的反问你,内心深处的小人已经在跑圈了
    你用左手指了指某一间包厢,笑着对他说:“如果约在那间包厢里要跟我面谈工资的人是你们那边的话,那就是了”

    

【白起x你】愿意

  提醒一下:有私设,小学生笔文,短篇
你们说起子这么好为什么要虐起子呢?给他甜不好吗?对不对……


白起总在同条路上,遇到那个女孩。
   说起这条路,白起其实没走过多少次。只是有一次,恰好从北门翻墙出来,恰好发现从这里也可以回到家,恰好遇到了那个女孩。之后,他就喜欢往这边走了。

    大多时候,女孩是一个人走,而有时她也会带着同伴。
    白起曾经向韩野打听过这个女孩。
    韩野告诉白起说:“白哥,那是我们班班长,年级第一来的。也是我同桌,她叫xxx”
    白起知道韩野那个班,除了韩野和几个不爱学习的人。其余的都是学霸。

     其实白起挺自信的。除了学习之外,他的人生几乎没什么短板。
     但因为他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就难免觉得自卑。
     他喜欢的这个女孩,学习成绩很好,还拿到过音乐比赛的奖项,体育也不错。

     他只敢每天都绕远路。到高一那边经过女孩的班级。
在窗口偷偷瞄一眼正在埋头苦学的女孩。
     他打听到女孩因为忙,有时候没时间吃早餐,就跑去食堂买了一份三明治和瓶牛奶,叫韩野放在她的桌子里。
     他会在女孩上完体育课回教室之前。在女孩桌上放瓶水和包纸巾。或者在女孩生日的时候偷偷把准备了很久的礼物小心的放进女孩的桌子里。以及在女孩在和韩野聊天无意中告诉韩野她想要什么的后一天,这个东西就出现在女孩的桌子里。

     女孩喜欢课余时间到音乐课时弹钢琴或者拉中音提琴。白起就偷偷躲在门口听。还特意为了女孩常弹那首歌去学了吉他。
     无意中听到有人说女孩的坏话。他就跟别人打了有史以来最狠的一次。对方伤的不轻,而他也不怎么样。并且在全校集会的时候被校长大肆批评,又被学校记了次过。而对白起来说,更严重的是, 被他的女孩看到了丢脸的一次。

      在学校的天台上,白起低着头,刘海的阴影遮掩了他脸上的神情。突然有人用包棉签戳了戳白起的脸。 他下意识的抓住了那只手。白起抬头发现是女孩。她左手拿棉签戳他脸的手还在那里被他抓着。
      白起轻咳一声,耳朵红了,放开女孩的手,把脸转向右边,不肯跟女孩对视。
      女孩也不恼,就将右手的袋子放下。把里面的药拿了出来,拧开消毒水的盖子,拆开那包曾经戳过白起脸的棉签,用它沾了点消毒水,往白旗脸上显眼的伤口袭去。似乎知道白起不会反抗一样。
      当消毒水沾到白起的伤口时,他吃痛的轻叫了一声后耳朵有红了。
      等到女孩帮白起身上看得见的伤口上完药后,白起的耳朵还是红的。
     女孩见白起的伤都涂的差不多之后,就在白起边上坐了下来,对他说:“谢了,学长……不用这么惊讶的看着我,谢谢你帮我出气,也谢谢你之前为我做的事。所以…学长,你愿不愿意名正言顺的为我做这些事情?”